续写3

小编寄语:
感谢〃露曦﹏遗蝶同学的来稿,秦时明月续写第3回,端木蓉被救醒了。糟糕,好像剧透了!小编要顶着锅盖翻滚开了,大家慢看~。欢迎来到4399秦时明月专题,要来投稿哦~~~~XXD



9【锁缕链衣】 

天上,一个惊天的大闷雷。吓到了天明四人。两名女子的白琵鹭引起了白凤的注意。六人下了藏书阁。去了剑术教室躲雨,张良看见溪蝶依偎在白凤怀里。脸向上,在白凤耳畔呢喃着什么。只见白凤的手放开了溪蝶,脸色大变。溪蝶也是满脸的伤悲。张良与溪蝶的眼神无意中相对,款款深情,只是天公不作美掉下了豆粒般的雨滴。众人向大厅走去。只见溪蝶的脸色惨白,唇齿微干。额头上涔涔的汗珠。

“你那里不舒服?”张良问。

“她,好像发烧了…”颜路。

“还请劳烦先生,帮忙看看”李斯。

“我会尽力的”颜路。

大厅外,走来四名少女。都穿着稍稍有些宽大的儒服。手里撑着伞,慢慢走来。

“子月(高月),子兰(石兰),子鹤(雪琳),子鸢(雪玲),麻烦你们把云小姐抬走。”张良笑着说。

“遵命,三师公”子兰(石兰)。

云小姐被四位少女抬走后,白凤把张良叫了出去。赤练看见了,便留了个心眼。

“想不到、儒家还招收女子。”卫庄调侃道。

“这……”伏念一时不知说什么,便给颜路使了个眼色。

颜路立刻心领神会,便说道:“她们,都是战乱中的弱势群体。儒家是诸子百家中的典范,有责任做个榜样。”

另一方面。

“我想把蝶儿托付给你,……”白凤语重心长的说。

“这……”张良满是疑惑。

“我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宠着她了”白凤重重的叹了口气。

‘不能像以前那样宠着她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又一个问题萦绕在张良的心头。白凤看出了张良的端疑又说。

“知道锁缕链衣吗?”白凤用很伤感的语气说。

“知道啊~”张良懒散的回答道。“什么!”张良大吃一惊。

“那是一种极其残酷的刑罚,穿戴者的身体会经受如同千万把刀在身上慢慢拉开肉一样的痛苦。蝶儿她,被这般痛苦煎熬着”白凤的语气中充满了担心与怜悯。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的张良甚是吃惊。心想‘一个大男人都未必能承受这样的痛苦,跟何况溪蝶一个女子’。

“锁缕链衣你打算怎么办?”张良问。

同一时间,另一方面。

“她手腕上的铜环是什么?”少羽问。

“不知道…”盗跖耸肩。

“应该问盖聂先生”逍遥子。

“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宫中的一种刑罚。”盖聂。

“是什么?”天明。

“我也只是听说,应该叫‘锁缕链衣’”盖聂。

在场所有人除了天明,全部陷入沉思……

“这……”范增。

“锁缕链衣,在刑罚中仅次于五马分尸。铜环分别戴在手指尖、手指中、手指根、关节处用细细的铁链相连。手腕、手臂、手肘上面、下腋的铜环用铜丝相连。脖子、胸下用天蚕丝绸相连,腹部与腰部的铜环用丝绸相连。大腿根部的铜环与腰部用铁链相连。膝盖上方膝盖下方至脚踝均用不同物质的东西相连、下腋与脖子用棉布相连”盖聂说道。

“好残忍”雪琳皱眉。

“而且,不同的时间会转动,慢慢旋转身上的肉,痛苦万分,必要时还会涂上不同的毒药”盖聂。

“可恶”少羽。

“不过,看情况她应该没事”高渐离。

“能不能拿下来又是一码事”徐夫子。

 

秦时明月张良

#p#副标题#e#

10【雪氏珍宝】

“可以拿下来”玲鸢冷冷的说。

“但是,风险是不是太大了”梦璇。

“啊,呃……”溪蝶痛苦的吐出几个字。“池 塘 去 池 塘”溪蝶断断续续的说。

“池塘,你是不是想去池塘?”雪女问。

“嗯”溪蝶弱弱答了一声。

“可是我们不能出去”大铁锤。

“但是,我们可以呀!”倾云。

“对啊!”少羽和天明恍然大悟。

“子明(天明)、子羽(少羽)、子鸢(玲鸢)、子凝(鹤凝)、子月(月儿)、子兰(石兰)、子倾(倾云)、”张良笑嘻嘻说。

子房身后是白凤,众人惊、还没来的急反应。张良说。

“快去吧!要不就拿不下来了”张良。

九个人,算上溪蝶是十个人,来到池塘、溪蝶从担架上摇摇晃晃的走向池塘,少羽想阻拦她,却被白凤拦住了,子鸢拿出一株草药 在溪蝶的额头上拭擦完,才让她继续走向池塘。溪蝶的脚尖在水面上激起一圈圈涟漪,突然,她整个人站着从水面上沉下去,不明情况的四个孩子被吓到了,渐渐地水面上浮出了链衣。古铜色的铜环上有着斑斑血迹,凝固的血液在水里慢慢散开。女孩沉重的华服静静漂浮在水面上,慢慢的女孩浮出了水面,身着魏国的郡主常服。张良惊呆了!

“谢谢,”溪蝶说道。

“雪家,的草药好神奇”颜路感叹道。

“那当然,这可是经过天山雪莲和深海滴露和各种珍贵中草药与仙家独特的调配方法,经过300多道工序磨制而成”玲鸢。

“对了!好像那个女孩一直卧床不起吧!给你这个”鹤凝。

“这是……”张良。

“‘翡翠碧夜草’是我们仙家的镇门之物”玲鸢。

“快拿去吧!救人要紧”鹤凝。

“谢谢,快拿着子月”张良。

几个人来到蓉姑娘的卧榻之前,白凤回到大厅。

“蓉姐姐她~还能撑几天”高月。

“九天左右”荀子。

“还来得及吗?”倾云。

“给我们三个时辰”玲鸢。

“三个时辰就能救一条命?盗跖”。

“先试试吧!”张良。

~~~三个时辰后~~~~~~

“蓉姑娘醒了,醒了”盗跖欣喜若狂,却换来众人鄙视的眼神,蓉姑娘略显疲惫的脸上那样苍白,人都瘦了,叫人心疼,颜路看蓉姑娘醒了,便和张良一同去了大厅。

 

秦时明月端木蓉

#p#副标题#e#

11【留下!离开?】

“不要,说过不要了”溪蝶。

“听话,你答应过我的”白凤。

“就是说”赤练。

其他人悲伤着,墨家的人却笑着。(因为蓉姐姐醒了嘛!)

“不,我不回去”溪蝶哭着说。

“都是你,全怪你,都是你害的。否则我的左脸上怎么会有一道疤”溪蝶哭得更凶了。

众人怔住,赵高手里的镯子发着粼粼的寒光,嘴角微微的上翘着,身后的六剑奴准备出发。相国李斯心里暗自盘算着什么~~。天明等人偷听着赵高和李斯的谈话,却不料听见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原来,溪蝶是原来的魏国郡主,因14岁时借着献舞的由头刺杀秦王嬴政未果,才被秦王处罚,秦王念她年幼,才幸免一死,却不曾想到这名女孩却成了唯一的魏国王室后裔,这回来到桑海,就是想逼问出苍龙七宿的秘密,不料却遇到了白凤。就连大厅里的人都不知道,赵高和李斯说着什么,就在这时一声响亮的巴掌萦绕在众人的耳畔,回过头来才知道白凤被溪蝶扇了一巴掌,之后溪蝶陷入在魏国悲伤的回忆中~~那一年她12岁,因为受不了父亲的严厉管教,从魏国边境的‘季黎山’(虚构的)上的王府后门摔门而去。她父亲是皇上的兄弟,被封为亲王,而她也因为弹得一手好琵琶,颇受魏王喜爱被封为‘莺鹂郡主’(虚构的)。意思是有着夜莺黄鹂般的声音,一天后父亲,发现溪蝶不见了便派人去找她。此时的溪蝶已经很虚弱了,昏倒在山上,被年少的白凤救回了师门,两个时辰后,她醒了,见到一名美若天仙的女子,女孩见她醒了,用很温柔的的嗓音唤来了一名稍稍年少的女子,比自己小但却,身姿卓越,美得不像话。。。(不就是玲鸢和鹤凝吗?)在几番思量后。溪蝶决定留在小圣贤庄,但是李斯那不好说便说道。

“师哥我想好了,我回去,不过我要你收下这把剑,它叫雨殇。还有我已经练到凤舞最高境界了”溪蝶(一共是,凤舞一绝,凤舞二夜,凤舞三山,凤舞四水,凤舞五晶,凤舞六幻,凤舞七星,凤舞八月,凤舞九天)。

“你把鸢妹妹伤那么重,我不会原谅你。那一巴掌是替鸢扇的。你自己还好想想”溪蝶。

在屏风后面玲鸢听见了溪蝶的声音早已泣不成声。溪蝶舞完九天后,身上的毒在体内慢慢散开,溪蝶决定死也要把秘密烂在肚子里,李斯见状不知所措。

“啊啦啊啦,真可怜呢?呵呵”赤练冷笑道。

“她是一定要带回去的”赵高。

“由她去吧”李斯。

“我师妹的命在你眼里就是草芥吗?”白凤手里抚摸着那把七寸多长的雨殇剑(我想在剑谱上插个空排名第十六)冷冷的寒光盯得人浑身发麻。

“哼哼,她只不过是个将要毙命的重刑犯了”李斯闷笑道。

其实谁也不知道溪蝶的心里多开心‘终于能留下来了’李斯一行人离去了。白凤也不得不离去。
 

秦时明月

秦时明月续写2
秦时明月续写1
秦时明月:乱世情——白凤凰

特别推荐:秦时明月之万里长城    秦时明月之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