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鸢传

姓名:雪玲(玲鸢、梦玲)

性别:女

年龄:17

身份:仙家掌门、雪晶鸢

师傅:若恩

喜欢的人:白凤

讨厌的人:溪蝶

敬佩的人:子房

优点:善良

缺点:伤感

特点:比较冷

武器:寒月雪晶冰针

绝招:冰晶寒天阵 

 

姓名:雪琳(鹤凝、梦璇)

性别: 女

年龄: 21

身份:仙家护法、琉璃鹤

师傅:若恩

喜欢的人:龙且

讨厌的人:赤练

敬佩的人:卫庄

优点: 老成温柔

缺点: 腼腆

特点:一个害羞的大女孩

武器:埙

绝招:魂静天涯安鹂阵 

 

第一章【天降大雪】

子房;“卫庄先生,大家其实都是朋友,何必在这里动粗呢?”

……(良久)

卫庄;“既然子房先生这样说,似乎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啊,不过……我与师哥的一些事情必须在这里解决了。”只见周围的空气和死寂一样沉,令人不寒而栗。隐蝠舔着他的手,贪婪地望着班大师一行人,赤练依然那么妖娆妩媚,白凤的眼神锐利,露出一种既让人痴迷又让人感到畏惧的眼神。

只觉得四周的杀气越来越浓,就在已经陷入僵局时,不知怎的,天上既然下起了雪。开始只是小雪,紧接着越下越大,像无数精灵,飘飘洒洒,那么轻柔,令人陶醉。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吃惊、小高望了望雪女,而雪女却一脸茫然。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会下起雪来??

第二章【神秘女子(一)】

隐蝠可不管这么多,虽然吧,他有那么一点点吃惊,但是,他懂卫庄的意思。趁众人发呆之际,他像一个贪婪的恶魔一样冲向班大师。“小心!”雪女惊叫道。眼看隐蝠那可恶的爪子就要触碰到班大师时……凌光一现,“啊!……”隐蝠一声惨叫。捂着肩膀连连后退了几步,接着伤口是一阵刺痛。白凤冷静的到四处查看,他发现在树上插着一根冰柱,正在发出阵阵寒气,也在一点点的消融。这时的雪,下的愈发的大,就像进入了隆冬之际。

“你,来了。”子房嘴角上挑,打破了这夜一般的死寂。

雪,还是那么大,远处似乎有个朦胧的影子。在月光的映衬下,那身影显得俏丽又迷茫。她走来了,不,那不是走,那像是,飞?不,她什么时候来到这的?她来到子房身边,众人定睛一看,乌黑的长发,在风雪中更加的浪漫。头上的一朵雪晶花,使她显得冰清玉洁,她戴着面纱,一双乌黑明亮的眼那么深邃,令人看得无法自拔,左手戴着一只黑色的手套,上面绘着一只蝴蝶,右手戴着手链,晶莹透亮,像水晶一样晶莹透亮,稍微一晃动,会发出清脆的声响,令人陶醉。她穿着齐膝的衣裙,但那是白色的,白得透亮,白的耀眼,那黑色的长靴,令她看起来那么深邃,那么令人捉摸不透。难道,是她?小高,班大师,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除子房外)都望着她。

第三章【神秘女子(二)】

“你是什么人?”卫庄拿着鲨齿,指向她。少女没有作声,竟然径直走向卫庄,一步,一步,走到离沙齿只有一寸远的时候,停了下来。沙齿剑的剑尖发出寒光,令人发抖。卫庄狞笑道:“你,不怕死?”少女没有说话,“你可知道,只要我稍稍动一下手腕,你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立刻就会走上黄泉路。”许久吗,待那雪花下的不那么欢了,少女才发话:“我想,卫大人应该不会对我这么一个弱女子下手吧……”那声音清脆动听,宛如黄莺初鸣,像清泉一样流入心扉。卫庄吃了一惊,这声音,难道。是她??就连以往表情并不丰富的白凤反应也极大,但在他眼神中的那一丝惊诧瞬间就消逝了。

……

“我们走!”

她,是何许人也?只说了一句话,卫庄就乖乖的走开??

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位不知名的少女身上。

第四章【神秘女子(三)】

卫庄离开了,少女微微一跳,“飞”走了,消失在密林之中。雪,依旧在下,但没有那么猛烈,而是淡淡的,像冰露一样沁人心脾。“这儿的热闹也看完了,咱们也在走了。”“张先生……”“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去哪儿?”“小圣贤庄。”

班大师一行人抬着蓉姑娘,正准备起身,小跖悲悯地说;“现在再回去,不是晚了吗?蓉姑娘她……”“跟我回去,会有办法的。”张良。

在小圣贤庄将众人安顿之后,天亮了。桑海城的天空那么得晴朗,海鸟在海上飞翔,那么的令人迷恋,向往。“看来,你对他们很重要啊。”“先生不要取笑我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少女轻轻地靠在红柱上,望着远处的天空,她的眼,那么迷茫,那么深邃,令人爱怜,令人捉摸不透。

第五章【雪氏玲鸢】

桑海城,似乎还是那么寂静,还是那么的安宁,可是,因为蜃楼,大家的心都慌慌的。小圣贤庄,依然是那样的书香满溢。

“张先生,”“恩?”“张先生,受盖某一拜。”“唉唉唉,盖先生可不要这么说,快起快起。张某可担当不起啊……”“先生的救命之恩,盖某一定会涌泉相报!!”“盖先生太客气了……嗯……盖先生这时候不在房中休息到这里来干嘛?是不是心里有什么疑虑啊。”张良笑着说。“嗯……的确。我想张先生也知道我想问什么问题了吧……”“呵……其实,我对她的了解也不是很多。”“哦?”“我只知道,她叫雪玲儿,字梦玲,代号鸢,是仙家的一位掌门人。”“仙家!!那不是一个在百年前就消失的门派么?怎么又会出现在这乱世之中?”盖聂明显有些吃惊。

“的确,这个古老的门派早在百年前就被人传说被阴阳家灭族了。几乎没有人认为他们中间有一个能活下来。”“没错,那次的浩劫几乎使整个仙家灭族,就算有活下来的,也只不过是单枪匹马。”“盖先生可不要小看了仙族,也许,仙家的出现并不是偶然。”“先生的意思是说,他们也许是来报仇的?”“可以这么说吧,也许……我们和他们也可以成为朋友。”“朋友??”“也许吧……”张良望着天,眼里有无限的遐想,“盖先生,如果再不回去的话,被人发现了可不太好,这样,必要时我会联系你们的。”张良淡淡地说。“那,好吧,盖某也不想给先生添麻烦,盖某告辞。”盖聂一转身,闪进了一条僻静的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