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7

18【迷迷糊糊】

“我刚刚回去,人就不见了”玲鸢。

“可能是出事了”小高。

“怎么了,倾云呢?”鹤凝。

“你们回来的正好,慕容小姐不见了”高月。

“怎么了?”倾云。

“慕容小姐不见了,等等,你没事”聂大叔。

“嗯,稍微碰到点小麻烦”倾云。

“那,几片血渍是怎么回事”少羽。

“啊,这个只是杀鱼弄得”倾云。

“那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盗跖。

“啊,这个是跟六剑奴打架弄得”倾云。

“你居然没事”众人惊讶。

“额,有一点事呢,就是,我的鱼煮糊了”倾云。

“你还惦记着你的鱼呢,害我们好担心”大铁锤。

“啊啦啊啦,我不是没事吗,不过可能开饭晚点啊”倾云话音未落就晃了一下。

“你真的没事吗?”端木蓉。

“那你帮我看看”倾云。

说完,倾云将手递给了端木蓉。蓉姐姐为倾云把了把脉,有一点吃惊。

“你,真的没什么大事,只是运功过度而已”端木蓉。

“这不可能,寻常人在罗网的围攻下都无法生还,像盖聂,卫庄这样的高手都未必没事,你一个女子居然仅仅是运功过度,你到底做了什么?”班大师。

“呵呵,只是让他们睡一觉而已。不过那对双生子有点麻烦,还好搞定了,呼~”倾云叹了口气。

“这,解释未必也太过牵强了”小高。

“只是让他们中了我的海棠绝梦阵。然后在梦里击垮他们”倾云。

‘还好着个女人是我们的朋友,不是对手不然就太可怕了’小高打了个激灵。

“这样的话,那你岂不是无敌了”盗跖。

“呵呵,他们还在睡着呢”倾云。

“我只是想说,你的实力究竟有多深?”小高。

“咳咳”逍遥子咳了两声。

“遵命,我先下去了”倾云。

“不好意思,她从小就很迷糊,却非常细心、温柔,可是有一点,霜儿却特别的胆小”逍遥子。

“哦,原来是这样啊”天明意味深长的说。

“你啊……”少羽摇摇头。

“那个,她是不是用海棠花作为香料?为什么总有一股淡淡的海棠花香。”石兰。

“嗯?为什么这样问!”逍遥子。

“只是那股味道很好闻,就问问”石兰的脸有一点点红晕。

“啊~”溪蝶。

“你们干嘛啊”玲鸢。远处传来几个人的争吵声。

“好吧,看在雪玲小姐的份上,就饶了这个奸细”子幕。

“呜~我不是奸细”溪蝶轻声争辩。

“你不是奸细,那就这明给我看”子幕。

19【得救了~】

“你没必要证明给他看”伏念。

“掌门师尊”几个人恭敬地行礼。

“亏你们还是儒家子弟,竟然这样对待病人”玲鸢。

“谢谢您”溪蝶。

“没事”伏念。

“那我们先告辞了”玲鸢和溪蝶。

“嗯”伏念。

“你们几个给我过来”伏念。

子幕心想‘这回完了’。

20【袅袅之音】

“子幕、子游、还有你们几个,罚你们抄一遍《国风》”伏念。

“是”子游。

初秋的下午,风温柔的吹着。

“颜路先生,明天应该可以了”倾云。

“哦,这么快”颜路。

另一方面。

“卫庄大人,真的要做那么绝吗?”赤练妩媚的问。

“嗯,你有意见”卫庄。

“哦,没有”赤练。

远远地望着他的背影,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赤练望着卫庄远去的背影出了神。

“哼,你还是那样忠心”白凤冷嘲道。

“为了他,即使让我付出性命,我也心甘情愿”赤练。

“哦?”白凤站在树梢上,悄悄远去了。

镜头转换

“天上之舞,莺燕之声,雪花带来的只是一个寒冬的寂寞。谁会晓得,我的寂寞,恩怨情仇何处去寻找我遗失的梦。啊~~~~~。月光凄凉,心的情伤,梦无痕,泪之光。三十六郡划边疆,骏马驰骋在战场。”鹤凝。

“哇,鹤凝姐真棒,唱的好好”溪蝶。

“嗯,是很不错”倾云。

“真的吗?”鹤凝。

“太好了,这样就能赶上重阳节了”玲鸢。

“可是,重阳又要踏秋,人是不是太多了?”石兰。

“这也是”少羽。

“大家一起去就好了”天明。

“但,荀夫子的身子骨”雪女。

“没问题,那老头身子骨好着呢!”天明信誓旦旦的说。

“子明小友,你怎么知道老头子我身子骨好呢”荀子。

21【乡愁】

“额……”天明。

“天明啊,天明”溪蝶。

“叫你办的事都办妥了吗?”伏念。

“好了”倾云。

“你怎么了?石兰”溪蝶。

“没什么”石兰。

“是啊,没什么,如果真的没什么就好了”溪蝶。

“你……”石兰。

“你看看,夕阳多美,只可惜他再也看不见了”溪蝶。

“我,不喜欢海呢!”溪蝶。

“哦,不喜欢…你难道不知道很多人一辈子都看不海吗?”石兰。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不喜欢。”溪蝶。

“你……”石兰。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玲鸢。

“啊”石兰回过神来,一旁的少羽看在眼里。

“鸢儿”鹤凝。

“姐”玲鸢。

“怎么,你还不习惯吗,梦璃公主”溪蝶轻轻的在石兰儿畔说道。

“啊?”石兰的脸刷的一下变白了。

“好了,我又不是坏人”溪蝶。

“溪蝶”石兰嘴里念着这个名字。

夕阳西下,浪花拍打着海岸边的礁石。海鸥在海平面上盘旋。

“怎么,喜欢海吗?”张良问道。

“如果没有那艘船,可能会喜欢”溪蝶。

“哦?此话怎讲。”张良。

“子房先生还真是不会和女子聊天”溪蝶的嘴角微微上翘。

“这……”张良。

“好了,我该回去了。你也回去吧,吹太长时间风会着凉的”溪蝶。

‘我该怎样启齿告诉她呢’张良心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