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鸢传2

第六章【朦胧面纱】

(小圣贤庄)

“怎么?心里又有什么事情么?”张良说。“张先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和女子来搭讪了?”少女微微地笑着。“呃……这个,这个吧……”“我看不是我心里有什么事情,而是先生你……”少女不再说什么。海风,吹拂着她的长发,一缕缕长发,像是乌黑的轻纱,扑朔迷离。子房不觉吃了一惊,从来没有觉得她这般美丽动人,海风吹过,少女的脸那样的魅惑人心,在走廊的拐角处,少女一回头,轻轻的看了子房一眼,便消失在回廊边。
 

第七章【偶遇胜七】

夕阳照映着桑海,少女一个人来到树林中散步,“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好的风景了。”少女惬意的梳理着她那乌黑的长发,万分动人。忽然,她感觉到了一丝杀气,这杀气似乎是从树林的另一边传来的,看样子,对方是个很强的对手呢。少女不觉感到背后一阵的冷汗。呼——看来此地不宜久留。她心里这样想着,就像箭一般的“飞”向桑海城。

但是,还是晚了一步,身后好像有一股强烈的气流,好像是剑气?那是……“啊!……”她不觉惊叫一声。身后的杀气越来越浓,她不敢往回看。

她发了疯似的跑,因为她知道,身后的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一般的人物。

她没命的跑。但是随着一把巨大的剑从她的臂旁划过,她感到全身有一阵痉挛,痛苦的捂着右臂躺下。

这个人走来了,少女不敢动,侧身躺在那里。痛苦的闭上双眼。鲜血正从她的胳膊那儿流出。这个人的脚步沉重,但透着一股历经沧桑的力量。她闭紧双眼,只觉得身体似乎被人抱起来,不一会儿,好像是躺到了一棵树下吧。她微微睁开眼,但睁开的一瞬间又立即闪电般地闭上了。眼前的这个人太可怕了,他粗犷豪放,轮廓深刻,黝黑皮肤,如针一般的发。身材健壮结实,脸上和身上都有多处伤疤,以及刺字。瞳目凶煞,宛如炼狱之鬼。他冷血、残忍,令她看了都忍不住发抖。

她只觉得下颏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捏着,迫使他不得不睁开眼,看着眼前这个令她厌恶的男人。这个男人开口了,“看着姑娘你脖子上的这块项链,我想你应该是……仙家的人,对吧?”“……”他竟然一下子就猜到了她的身份。她张了张嘴,这个男人把手拿下来。“怎么能只凭一条项链就断定我是仙家的人?再说,仙家已经在诸子百家中消失很久了,如果现在还见到他们的后裔,岂不是笑话?”这个男人笑了笑,“不光是这条项链,还有你身上的一股奇香。”他顿了顿,“这种香料是由天山雪莲晒干之后经过晾晒、磨制、筛取等27道工艺所制成的。其制出的香料会比粉尘还要细腻,抹在身上无色无味,但是只要一经风吹过,便会散发出奇香。”

……

“农家的人怎么研究起女孩子的胭脂了?真是可笑”少女轻蔑的看了看他。

“我只是向你证明我是怎么知道你的身份的。”“呵……啊……”少女的脸痛苦的扭曲着,她的血流的太多了。“这样子,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啊?什么交易?”“我看你似乎对墨家的行踪了解的很,我要找的一个人也在那里。我帮你止血,你告诉我他们的行踪。”

怎么可能?现在他们一行人在小圣贤庄里,而眼前的这个人是赵高的手下,如果告诉了他们墨家的行踪。不光墨家要完蛋,小圣贤庄也要完蛋,虽然她和墨家的人没什么关系,但是小圣贤庄里的儒家弟子是无辜的。她可不能告诉他。可眼下的伤势……那么,就……。她心里这样想。

“那好,只要你帮我止住了血,我会尽力帮你的。”“此话当真?”“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最好什么都不要管。”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四处转着。过了一会儿,胜七拔了一株长相奇异的草,但是少女见过,她知道这是止血的草,也就没说什么。

胜七将草放在嘴里咀嚼,少女将头歪向一边,显现出无限的凄美。胜七没有多看一眼,将嘴里咀嚼过后的草泥吐到手上,抓起少女的胳膊就往上敷。她不由得轻叫了一声,流露出无限的纤弱。

敷上药后,血止住了,身体明显有了些许活力。少女在脑里飞快的想着对策,看看怎样才能逃脱出这个恶魔的魔爪。胜七看了看她,有些不耐烦。“我想,我要的答案你应该有了吧。”“放心吧,我会告诉你的。”少女这次笑得更加妩媚。可是胜七仍然是是一副冷冷的脸。“咳咳,我有些口渴,不知道有没有水。”胜七迟疑了一阵,“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这个呆头瓜,这么好骗,少女在心里嘲笑着。待胜七走后一会儿,少女微微起身,身体轻的像一只燕子,“飞”走了。就在她走后不久,身后竟然又出现了那种令人冷汗直流的杀气,完了,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没命地跑,可是,刚才的伤口又裂了。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慌乱之中,她竟然跑到了一处绝壁。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前方是绝壁,后方又有一个催命鬼在追来,

她转过身,眼里充满了惊恐,“你别跑了,你是跑不掉的。不过,任何耍过我的人,都要死。”胜七冷冷的说。完了,这可怎么办。她此时心中惶恐不安,多想让那个人来救她,可是这简直是白日做梦。她一点一点的往后挪,一不小心,双脚一空。“啊!……”她惊叫一声,只觉得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真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第八章【断崖惊魂】

身体在下坠着,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她情不自禁地闭上眼,心里有那么一丝遗憾。今生竟然见不到他,那么来世再见吧。眼泪从少女的眼里流出,那一颗一颗的,像钻石一样闪耀。

她觉得自己快没有知觉了,但似乎有个人托着她的身体往上走,可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就连睁开眼的力气也没有了,如果真的有人来救她,她也不相信。因为这一切都是场梦。是一场梦……

可是,这终究不是场梦,真的有人来救她。少女精神恍惚,这,真的不是在做梦,真的有人来救她。她吃力地爬了起来,差点又吓昏过去。天哪,这是在半空中!

“啊……”少女一个趔趄,从一只大鸟的身上翻落下去。有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少女吃惊的抬头往上看,她呆住了。眼前的这个人,那么熟悉,又那么令她痛恨。她忍着泪一撒手,身体向下坠,她不愿意看到他,永远都不!!

“不要!!”骑在大鸟上的男子喊道,他扑向少女,抓住她的手,几秒种后又回到的大鸟上。“你疯了!”男子吼道。“放开我,放开我……你,快给我放开!!”少女痛苦的扭曲着身体。她恨这个人,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男子没办法,向她的后背打了一掌,少女晕了过去。

 

第九章【黑曼陀罗】

夜渐渐深了,皎洁的月光照映在少女的身上,将她头上的水晶簪子照的耀眼夺目,闪耀动人。微风吹过,那股奇香也随之而来。不想,似乎是老天在暗示她,将她脸上的薄纱吹掉了。在月夜的映衬下,那美丽的脸庞上显露出一丝憔悴,她被凉风吹醒,吃惊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为什么不让我去死……”她淡淡的说。“你死了,不就没有利用的价值了么?”男子那诡异的笑容在月色的照映下更加幽深异测。少女没有说什么,低着头,望着手上的镯子,一行眼泪流出。“玲,不要装了。”男子的声音依然那么魅惑,

少女抬起头望了望他,依然是那么一身的白衣,声音依然是那么的动听,优雅的姿态绝对会所有的女孩子见了都心动。可是在她的眼中,眼前的男子就像是一株开在蔓陀萝枝上的黑色蔓陀萝花。虽然美丽动人,可是如果一接近他,就会散发出剧毒。最终受伤的只会是自己。

她后悔当初认识了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今生和他就是有说不尽的纠纷!

夜,静静的,少女开口了,“我不想见到你,你走吧。”“哦?这么快就下逐客令了?哦,不,我明明是你的救命恩人啊。怎么说……你也该谢谢我啊。”这一向不是他白凤的作风,除了对玲,对其他人都是冷冰冰的。“你,还是当年的凤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嗯……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吧。”“不好。”少女的眼里流过了一丝忧伤。“才怪。”少女惊诧地望着他,他从来没有这样和她说过话。“呵呵。”白凤一下子闪到了少女的面前,少女痴痴地望着他。“玲,我知道你恨我,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白凤凰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少女被他这一席话呆住了,白凤凰,虽然是同一个名字,但人,还真的是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