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鸢传3

第十章【悲伤回忆】

她恨他,恨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两年前,鸢还是个含苞待放的花朵。那时候……

楚国的冬天,也是那么的美,雪花漫天飞舞,像是精灵在抚摸你的脸。

她,是楚王项超身边的舞姬,虽然只有十五岁,但舞技已经很高超了,每次请她来舞一曲,楚王都要摆很大的场面。而每次她的舞,都会令众人陶醉,那伴舞的旋律,清新而淡雅。是她的姐姐梦璇演奏出来的。两姐妹一个能歌,一个善舞,真是绝配啊。那时候,她们只是给客人唱歌跳舞的,根本不知道什么诸子百家,与仙家也没有任何瓜葛。

台上的少女轻舞着,台下的一位红发将军痴痴地望着,好像这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少女不禁有些害羞,两腮泛出了一层红晕。但那位将军不知怎么搞的,仍然目不转睛地望着少女。“嘿,小龙。”旁边的少羽捅了捅龙且的胳膊,“注意形象。”“哦哦,知道了,少主。”龙且还是第一次对少羽的警告是用这样态度来回答的。少羽不禁有些奇怪。

雪,还在下,她舞完了几曲,便回去歇息了。不想,风云突变,那位红发将军推开了她们俩的房门。“请两位小姐速速离开。”“哦?发生了什么事情?”梦璇不禁有些吃惊。“请两位小姐速速离开,由末将护送两位小姐出城。”红发将军再次说了一遍。两姐妹互相对视,她们实在无法理解。不过,竟然是楚国的将军,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两姐妹急忙上了马车。

马车中,梦璇对梦玲说:“妹妹,如果……如果姐姐不在你身边了,你会怎样?”梦玲惊讶地望着梦璇,“不,姐姐,无论发生了什么事,玲儿永远在你身边,玲儿不要离开你。”梦玲的眼泪说流就流。梦璇看了看她,感叹道“也许吧。”

没几个时辰马车外就传来了厮杀的喊声。

这,是秦国的黄金火骑兵!看来,楚国要陷入混战之中了。

“报——龙将军,蒙恬的黄金火骑兵已经杀到了营地,少主,大王以及项氏一族都在营地。”“什么?”龙且大吃一惊,“这……”他望了望马车,又望了望楚国的军营。他咬了咬牙。“阿力,阿灿,她们俩就交给你们了!驾!”龙且丢下一句话,便带着一队人马向军营奔去。

他还是以国家为重……梦璇静静的想着,心里不觉有些哀伤。

龙且,他,是不是个可靠的人呢?
 

第十一章【蒙毅将军】

马车疯狂地奔跑着,虽然一路上颠簸不停,

梦玲有些乏了,靠在姐姐的肩膀上,半眯着眼。忽然间,马车一下子停了下来,这巨大的冲力使他们差点从马车里飞出去。“怎么回事?”梦璇拉开车帘,“啊!”她吃了一惊。“怎么了姐姐?”梦玲也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可就在这时,她们的脖子上都驾着一把冷冷的刀。梦璇梦玲大气也不敢出。看着这帮人的穿着,应该是……蒙恬的黄金火骑兵!!糟糕,他们怎么追到这里来了。这么说,少主他们……梦璇心头凉了半截。真希望他没事。她心里祈祷着。

“两位姑娘这是到哪里去啊?”一匹骏马上骑着一位英俊的少年。看起来应该只有20岁,身后却跟着那么强大的黄金火骑兵。梦璇和梦玲不禁冷汗直流。还是姐姐比较淡定点吧。梦璇壮着胆子说:“这位将军,我们只是两位弱女子,想出来散散心的,将军您看……”“哼,出来散心?想不到,这乱世之中也有这么大胆的女子跑到深山密林中来散心?真是可笑啊。来人,把她们拿下!”“是!”几名军士上来就拉姐妹俩的手。“住手!”阿力喊道,“她们是谁,你们知道么?我奉我家主人之命来保护两位姑娘,不允许你们……”那位将军连阿力的话都没听完,只将剑一挥,阿力就倒在了血泊里……

梦玲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腿软,楚国的其他几位士兵也纷纷前来阻止。但是……没有一个活着的。“真是一群碍手碍脚的家伙。”那位将军收回剑,轻蔑地看了看倒在血泊里的楚国士兵。漆黑的瞳仁中蕴含着奇特的暗光。“毅将军,我们该怎么处置她们两个?”“她们?只不过是两个弱女子罢了,不过……看样子她们对楚王倒有一定的了解……来人,带走!!”
 

第十二章【亲情破碎】

姐妹俩被粗暴的拉上了马车,手脚还捆得紧紧的。

他到底是谁?毅,毅,毅……难道,是,是蒙恬的弟弟,蒙毅!!天哪,这是遭了什么孽啊。梦璇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她脸色苍白,紧张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姐姐,姐姐?”梦玲轻轻摇了摇她,“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没,没什么,玲儿,你可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梦玲迟疑了一会儿,“我只知道,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梦璇望着梦玲,将嘴轻轻靠到梦玲的耳边,“他……是……蒙……毅……”什么!梦玲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梦璇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绳子,也立即把梦玲的绳子解开了。冲出车外,朝秦国士兵就是一顿乱杀。梦玲吃了一大惊,姐姐她……

“玲儿,快走!!”梦璇大喊着,“你快走,姐姐……一定会找到你的……”“姐姐!——”梦玲流着泪,她不敢相信这眼前的一切。姐姐,她怎么会武功!“哼哼,恐怕她以后都没办法见到你了。”蒙毅冷笑道。“啊,不要!”只见刀光一闪,梦璇便倒在了血泊中,“快,快跑……”梦璇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出了让梦玲再也不愿听到的话。

梦玲转身就跑,这是姐姐最后的遗愿,为了姐姐,为了报仇,她,一定要活下来。

后面的骑兵不停的追着,梦玲不停的跑着,她内心的痛苦,已无处倾诉。

她无助的跑,终于,眼前是绝路了,她痛苦的望着天,“天啊,你这是要绝我的路啊!——”她流着泪,看着前面的绝壁,后面的蒙毅,一闭眼,纵身跳下。

即使死,也不要死到杀死她最后亲人的手中!

“姐姐,玲儿不能为你报仇了,玲儿……来陪你了……”

……
 

第十三章【偶入流沙】

那一刻,她早已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可是偏偏是他的出现,本来一切都该结束了,却又死灰复燃。

“你是谁?”梦玲望着眼前的白衣男子。

男子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要救我?”

男子依然不语。

“你是谁啊?”

男子终于开口了,“现在那么着急干嘛,还没轮到你真正着急的时候呢……”

“哦?那么,你……”梦玲还想说什么,却被一股迷香迷倒了。

“这就是你带来的那个女孩儿?”这声音分外妖娆,魅惑无比,仿佛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白衣男子轻哼了一声,将梦玲轻轻放下。“卫大人,人我已经给你带来了。”“很好。”卫庄冷笑了一声,“你要她来做什么?她只是个女孩儿罢了……”那妖娆的声音说。“赤练,你不觉得……这个女孩儿将来对我们逆流沙会很有用么?”卫庄的声音那么深沉。“哦?大人的意思是……”赤练说。“将来,她也许可以成为逆流沙的一员……”“大人这可真是妙招啊……啊哈哈哈……”赤练的狞笑,卫庄的居心估测,白凤的冷漠,都在雪玲的身边回荡。

他们的决定,会不会是这个少女的最终命运呢?
 

第十四章【蛇蛊魅术】

梦玲醒了,在她身边的是一个陌生的环境。不免有些胆战心惊,她四处看看,想要走出去。就在她正在寻找出口的时候,脚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那是……啊,一条赤练蛇!

梦玲吓得倒退了几步,那条蛇吐着蛇信子,向梦玲逼近。梦玲一个劲儿的往后退,“这条恶心的蛇,快走开啊!”“黄毛丫头,竟然说我的蛇恶心,让你瞧瞧我的厉害,哼!”赤练愤恨的说。“啊,不要!”梦玲呼喊着,可赤练已经将那把链剑缠在了梦玲的脖子上,勒的她喘不过气来,这里,只有白凤,赤练还有她,她在这里痛苦极了,可那个曾经“救”过她命的恩人竟然对她冷眼相待!真是搞不懂他在干什么。

“赤练,别闹了。”这声音是卫庄的。“我只是想看看她的胆量有多大,看看能不能担当你给他的重任。”赤练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松开了手中的链剑,梦玲像是得到了希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她不明白,为什么救她的那个人对她那么冷,而一个他从不认识的人倒救了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赤练,开始吧……”“是!”赤练的声音还是那么魅惑,不过,她这次是对着梦玲来的。“啊?你,你要干什么……”梦玲惊恐道。“放心,小妹妹,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梦玲觉得脑袋一阵眩晕,渐渐觉得这个身体似乎不属于她的了。

“来,睁开眼,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梦玲……”“记住,你现在是逆流沙的人啦,忘掉过去,忘掉过去,忘掉你姐姐……”“我……姐姐,姐姐……”“你没有姐姐,你的亲人全部被嬴政的走狗杀了,你要报仇,你要报仇。你要报仇!”“我要报仇,报仇,报仇!!啊!……”梦玲晕了过去,身后传来赤练的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