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鸢传4

第十五章【进入幻境】

不知过了多久,梦玲觉得像是置身火海之中,一会儿又像是置身于寒冷的冰山之上,时而沉入大海,时而顶着风雨前进。这像是一个虚幻的世界,但为什么比现实中还要那么痛苦呢!?梦玲麻木了她太想姐姐了,她太想回到过去了。

朦胧中,她看见一位穿白衣的男子站在她跟前,紫色的头发被风吹得洋洋洒洒,漫天的羽毛飞舞,有一片落到了她的胸前,梦玲惊醒了,但是头还是那么痛。

“你可终于醒了啊!”白衣男子轻轻地说。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梦玲急切的想要知道。

“我?你就这么急么?”

梦玲不禁有些害羞,毕竟,这样子问一个陌生男人的名字实在有点……

“我……叫白凤。”

什么,白凤!逆流沙四大高手之一!

“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梦玲有些紧张。

“你,真的是……白凤?”

“恩?……”白凤刚要说什么。

“听说妹妹醒了啊……”这充满魅惑的声音是赤练的。

梦玲不禁打了个冷战。

赤练……又来了。

“昨晚,睡得可好?“赤练。

“我……我……”梦玲想要辩解什么,但是面对眼前的这个恶毒的女人,她竟然呆住了,脑袋一片空白,无法控制自己。

“妹妹……以后我就是你的赤练姐姐,以后都要听我的,知道么……这样我才可以保护你……陪伴你一生……”

“陪……伴我一生……”这句话为什么那么耳熟,好像是,是姐姐梦璇说的……

梦玲的脑袋一阵一阵的发晕,“你是流沙的人……从此你就属于流沙了……我是你的姐姐……我会一直保护你,永远……永远……”为什么。为什么这些话一直萦绕在耳畔,死活抹都抹不掉!梦玲再一次地晕厥。

这回,一直在她身边的白凤说话了,“红莲郡主你……对一个弱女子是不是……”

赤练鄙夷地看了看白凤,嘲讽道,“什么时候白凤凰也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啊?”

白凤没说什么,但是看了看晕倒在地的梦玲,心里竟然有一丝哀伤划过,但很快,这一丝的忧虑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十六章【忘掉?】

“哼,别看我了,是卫庄大人让我用火魅术来使她丧失意志的。”“你就那么听他的话?”白凤。

“为了他,我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何况现在牺牲的不是我的命……”赤练。

“牺牲……一切?”白凤,“你可曾想过,如果这一切过后,没有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东西,你该怎么办?”

赤练迟疑了一会儿,“不论他待我如何,我这一生,都是属于他的……”她回过头,只有两片羽毛在空中飘荡,那白衣男子早已不见踪影……

话说回来,此时的梦玲已经是魂不守舍,总是感觉怪怪的,许多以前的记忆已经想不起来了,就像一块块拼图,可是无论怎么拼,就是找不回原来的样子,她痛苦地揪自己的头发,脑袋疼的不行,可是越想,就越疼。

“何必呢……”远处传来一阵幽幽地声音。

是白凤,“忘掉过去,不是很好么?”白凤继续说道。

梦玲歪着头,呆呆的看着他。

白凤一个闪身就来到了她面前。

梦玲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仔细看着他,幽蓝色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一身的白衣,那么的神秘。白色的羽毛洋洋洒洒的飘落,暗蓝色的深瞳令梦玲看的入了迷。

“忘掉过去,你就可以重新做人……”白凤。

“忘掉……过去……”梦玲不明白。

“忘掉过去,你就可以在流沙里好好的生活,比你在楚王的帐下好多了。”白凤。

“你,知道我以前的事?”梦玲

“没有什么是流沙不知道的……并且,如果你加入流沙,你就可以知道你姐姐……”

“我姐姐!”梦玲惊讶极了,“可是我姐姐……已经……”梦玲一提到这就伤心不已。

“看来赤练对你的洗脑不是很奏效嘛,你还是忘不掉过去。我明确的告诉你,你姐姐,还不会死的那么快。只要你加入流沙,就可以得到你姐姐的下落。”白凤。

“真的吗?只要我加入流沙,就……可以知道我姐姐的下落?”梦玲瞪大了眼。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充满了希望!

为了姐姐,她愿意付出一切。

“你可要想好,加入流沙可没那么简单……”卫庄。

“这个小丫头,能有什么用?不过,我看她细皮嫩肉的,尝起来……丝……味道一定很不错。”隐蝠邪恶的说。

梦玲咬了咬牙,却迟迟不肯开口。终于,她抿了抿嘴,“只要,可以找得到我姐姐,我,什么都愿意。我……愿意加入流沙组织!”

“要加入流沙,必须经过地狱般的训练,你受得了?”卫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十五岁的少女的话。

“我说过了,为了姐姐,我什么都愿意付出!”梦玲坚定的说。

“真的么?那……好啊……那赤练……你就带她去吧。”卫庄缓缓的说,但是语气中流露出一股阴险的笑容。在赤练把梦玲带走转身的一瞬间,卫庄,白凤,隐蝠,各有不同的表情……
 

第十七章【师父】

“小妹妹……”

“啊?”梦玲胆怯地应了一声。

“卫庄大人说了,要加入流沙,必须要经过地狱般的训练。你可要想好……”赤练。

她知道进入流沙等于跨进了鬼门关,等于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可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梦玲依然坚定的说:“我受得了!”

“好,看来卫庄大人没看错你,那么我们的训练开始了。”

梦玲还没反应过来,一把链剑就像毒蛇一样缠绕在她身上。

“啊!”她惊叫一声。迅速跳开。

……

这样的闪避训练不知道来了多少次,过了两个时辰,梦玲的身上全是鞭打的伤痕,可怕极了。

这哪是训练,明明就是虐待啊!梦玲的心极其不平衡,难道……这是一个错误?他们……根本不会帮她找姐姐?

梦玲是个聪明的女子,当然觉得这其中有蹊跷。

夕阳来了,以往都是她和姐姐一起欣赏这美景,可现在……

“哎……”梦玲叹了一口气。一瘸一拐地走到一棵树下,轻轻靠在树下,恍惚中,她看见天边有姐姐的影子,那么美,那么遥不可及……

她闭上眼,不觉已经半夜了,哎……来了流沙几天了,连自己住哪儿都不知道,真是悲哀啊。

“在想你该住哪儿么?”一个轻柔但魅惑的声音传来。

“谁?”

“都来几天了,连我的声音还辨认不出来么?”那声音继续道。

那是……白凤!这个冷淡的家伙怎么来了?梦玲一想起他之前的冷淡就来气。

“像你这样的女子,竟然能够在训练的第一天就坚持下来,真是……呃……不错。”白凤从树后面走出来。

梦玲懒得理他,这种假惺惺的人她才不要理呢。

“怎么,讨厌我么?”白凤继续道。

“……”

“……”

“哎呦你烦不烦啊,让我睡一会儿不行么?”梦玲不耐烦了。

“睡一会儿?你打算在这儿睡觉?就不怕有野兽出没么?”白凤的话多了起来。

“要你管,我自己的事……”梦玲说到这儿,忽然听见远处传来狼嚎声,不禁打了个哆嗦。

“本来像你这样的女子流沙是一概不收的,更别说住处了,但是卫庄大人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所以……”

他又想干什么,讨厌的家伙。

“你走不走啊,烦人!”梦玲耍起了小脾气。

“赶我走?那你就在这睡吧,野兽来了不要告诉我没提醒你。”白凤撂下一句话飞走了。

耳根子总算清净了,但是望着他远去的身影,竟然有些不舍。以前总是她和姐姐斗嘴,和白凤斗嘴,总比一个人孤独好啊。姐姐……你在哪儿啊……

“还有,不要以为只有赤炼叫你闪避以及剑法,你还要和我学轻功……”白凤又像游魂般回来了。

白凤这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