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23

天空一道惊雷劈下,照亮着周围静寂的夜空,阴森的树林里,一位黄衣女子拼命的奔跑着。“呼~呼~”鹤凝用手拄着腿艰难的呼吸着,忽然体力不支,倒在地上。

昏迷前恍惚看见了赤练。

 

呀,打雷了呢,不能倒下,绝不能倒下,我要离开桑海,发作了吗?不行,我不行,我能这样吗?真的要离开了吗?不要啊!赤练,她来干嘛?啊~~

“小丫头真能撑呢,若是平常人中了离心殇,估计早就死了,你居然~~呵呵,真有趣呢”赤练。

“妹妹,你放了我妹妹’”鹤凝。

“你妹妹早就死了,现在的玲鸢是只忠于我们流沙的杀手,你,早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想想自己的后果,你这莫样做不值得”赤练。

“我,觉得不值得,可我又有什么办法,莲殿下,你我都是同样的女人,不是吗?”鹤凝。

“住口,莲殿下早就死了,可爱的韩铭也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流沙的赤练和白凤’赤练。

‘你让我住口?对一个瞎子说他不理解的事实,从赵国贵族到楚国的舞姬,从高高在上到王爷的未婚妻,到一个下贱的女婢,你经历过什么?告诉我”鹤凝。

“你们家的女人,克夫,克国,你从出生起就是个瞎子,这就是你的弱点’”赤练。

 

秦时明月赤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