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24

“是啊,我承认,姐姐的丈夫死掉了,我们的父母死掉了,我们的国家灭亡了。可是韩国不也……”鹤凝和赤练的对话被一个人的突然打断。

“无用的人,是该死的。”卫庄。

“卫庄大人。”赤练退了下去。

“你活到现在,太久了。”鲨齿刺了下去。

“她的命是我的,还轮不到你来取!”龙且。

“你干嘛!”鹤凝瞪大了眼。

“大姐,我说过,我父亲的命是你要还的。”龙且。

“我知道,你的父亲的确是死于我手,那我的命,也早已属于你不是吗?”鹤凝。

啊喂,大姐这可不像你,别哭,我最受不了女孩哭了,表哭啊。

“你到底怎么回事,身为一个杀手,你居然对着一个男人哭了。”卫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