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25

当初我就觉得人太多,没办法,让雪糕这对。。。。还有我为毛起个如此难听的小说名。。。。。唉(你才意识到),科普一下,玲鸢传是外传番外性质,以后从26开始会有预告,我觉得大家可以猜猜后面的内容(刚看完空山鸟语第一集,超级激动,没看过的饼去看看吧)

对于他们来说,重要的到底是什么,?我不懂 也不想懂,是的,当我中了离心殇,就已经注定,当我成为舞姬就已注定,当姐姐出嫁时就已注定,赵国灭亡时就已注定,我忙碌的一生将结束在这个男人手里,他是红发死神,是来送我离开的男人,爱的越深彼岸上的雨声便越沉。我将永远地离去,为了自己的过错,为了我深爱的妹妹,再见了,龙且。

“鹤凝?雪琳?梦璇?喂,你。。。。。的脸色好差”龙且的手在颤抖,甚至将武器掉在了鹤凝面前,他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连亲手下毒的赤练也没见过,血,混着泥水,鲜红的血将暖暖的黄色衣裳染成了可怕的红,周围的土地是红的,血染红了鹤凝周围的大地。

“哈哈,这就是叛徒的下场”卫庄大笑着 强颜欢笑着的赤练变的惊恐,轻轻地道出“这是……天涯安鹂阵……”

“天涯安鹂阵,那便是了,仙家护法的亡命招数,连忠心的护法都死了,我看雪晶鸢怎么熬,琉璃鹤,你现在死得不值啊”卫庄狂妄的笑着。

“你………………”

“不甘心对吧?”卫庄。

眼睛好重,耳朵格外的清楚,看不见,为什麽我一生下来就看不见,脚步声,他们离开了?没有力气了,起不来,气息好紊乱,好冷,秋天好冷,心也好寒有时,你得而不到,他轻而易举。你爱若珍宝,他弃之敝履。但,也有时,他求之不得,你唾手可得。他藏若精华,你视为糟粕。所以,不要难过,把这个世界想得公平一点,不要因为一片云而指着天空说没有太阳。一叶障目,才是对自己最大的伤害。,好沉,离开吧,就此离开吧。

“喂”龙且抱起了鹤凝。

“她救不活了,离心殇是解不开的,她放弃了一切,你就让她好好休息吧”赤练出神的说出了心里所想。